Feature, 極限與挑戰

香港可有多極限 Vol.1 -《飛躍道》

June 28, 2016

香港可有多極限?向來香港人看香港人,都覺得很保守。
所以,這個專題將探討在香港的「極限」。
或許,走極限的人還是有的,為數也非少,只是大家欠了個相遇的機會。

「飛躍道」,Parkour,大陸譯作跑酷,簡淺的理解就是人們跳來跳去,有看過人們從一幢大廈跳到另一幢大廈了嗎?相關的題材而經典的電影有「因乜差事跳跳跳」(Yamakasi),這電影也影響了不少香港的飛躍道人。

Parkour,據說是由一名法國軍人的兒子 大衛·貝爾 所創立,有傳是受成龍的電影啟發,若果是真的,其實香港也時不時走出帶動世界的氛圍-如李小龍的截拳道、邵氏電影影響了黑人把功夫動作融入舞蹈,生成 Breaking 舞種。還有一個共通點,是過往香港電影業的功勞。

operation condor 02

今次讓我們了解更多的,是 Instagram: WeOwnThisCity 的主理人(下稱「王」,他不願公開名字,是因為他除了是香港「飛躍道」的一份子,也是一名 Rooftopper,閒時不是到香港鮮為人知的角落尋幽探秘,就是找不同的天台,以無限為有限,以極限的角度,用光影去記下我們的香港。(下回將談到 Rooftop 文化)

甚麼是飛躍道?飛躍道就只是跳來跳去嗎?
在平常人眼中,難免僅此而已,而在飛躍道人眼中,這的確是他們的一門「道」。
跳來跳去的,只是飛躍道的技巧,並未進入精神層面。他們的飛躍道,不只是鍛鍊身體,也著重思想。練習 Parkour 時要十分專注,讓人了解可以怎樣去克服自己的恐懼,與加強克服困難的能力,和怎樣去不斷提升自己、跨過障礙。

高手在民間,的而且確,有些人只是鍾愛與在乎技術,但對飛躍道的 Hardcore 之仕而言,這些人都不相為謀。而談到有否 Parkour 的比賽?王說,「每個人也不一樣呀,無論身型、優點、風格也不同,比甚麼賽?要贏的是自己。」那他們不想廣泛化嗎?「有緣人自然會來,要學就會找上門。」而碰到坊間有關 Parkour 的比賽,必有迴響。要說這是他們的道,倒不說他們要守住的是他們所信奉的精神。

過往的香港電影中,都不難看到 Parkour 的影子/前身,特技演員從二樓掉下來、在倉庫角樓被打到下層,甚至時至今日的特技演員,也是跟他們同一個圈子。問到電影都有份催化這項運動嗎?他說:「有甚麼好?特技演員們都因為這樣而五勞七傷,這樣的電影是靠他們的脊椎去支撐呀!」
有份參演《狂舞派》的他,應該覺得《狂舞派》是達到他們參與幕前的要求,最少裡頭要求的動作能讓他們感受到尊重。
大衛·貝爾 也認為「因乜差事跳跳跳」是出賣了藝術而沒有參與拍攝,而本來的隊友卻持有不一樣的意見,參與了此部電影的製作,及後也與多個媒體、組織製作了多部紀錄片。如果我們當年沒有看到「因乜差事跳跳跳」,現在的飛躍道成員也可能沒有接觸到飛躍道,甚或你我。藝術?從此看來也可以是受各自對待生活的態度而生成的。

投入了飛躍道近十年的王,年中也接待不少路經此地的各方同好,從中也互相學習、交流。
汗,流過;血,也有流。在新蒲崗的場地只因加租而結束了教學的課程,但這種精神對他們來說,是值得流傳開去,也看得出是他們的使命。
為此,Hobbees 能做的,是把大家認為應保存、與該發展的文化傳揚與延續。相得益彰,這裡可以有更多的突破。

 

專題受訪-王浩鋒

Youtube: https://www.youtube.com/channel/UCdqx7bhuAFKPGNHxWeoDcpg

IG: WEOWNTHISCITY

You Might Also Like

No Comments

Leave a Reply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