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eature, 失傳的工藝

草織的情懷

November 13, 2016
IMG_2663

他,見證著歲月的變遷。

IMG_2664

看著心靈手巧的吳師傅把長長的草剪開,一纏一卷製作成草蜢,即使師傅沒有帶上眼鏡,也準確無誤地把生動的小手作弄好。

IMG_2653

吳師傅精神飽滿,摺出一隻又一隻的草蜢。

吳浩然師傅,三十年代尾出生,為人十分風趣,叫我稱他為Johnny,盡顯他年輕的心境。他說著往日發生的一點一滴,就好像才昨天發生過一樣,表達得仔細清楚。吳師傅以前住在筲箕灣,居所附近有一間竹籮店,那時候的玩意不多,看似簡單但實質花費心機的草蜢,是竹籮店的師傅教他摺的。「𡃁仔,我教你玩下草蜢吧!那時就這麼開始的。」吳師傅的草蜢有利用真草造的,也有膠條造的,因為真草不能存放很久,數星期變會乾涸枯萎,所以想法多多的師傅唯有用膠條去把它們保鮮。「葵扇狀的樹葉和椰子樹等,都能摺得到。」

IMG_2651

師傅用新鮮的草即席示範如何製作草蜢,還把它送了給我留念。

吳師傅憶起舊時營營役役的工作,打過不同的工:工廠、建築、攝影、行船。賺到了一筆錢後,用了三個月跟朋友學習養豬,就自資開農場,「怎料一場豬瘟,一無所有。」師傅語帶唏噓。

IMG_2655

師傅的徒弟Angela,擅長車縫實用又美觀的布袋,他倆因擺檔的關係認識,其後師傅把技藝傳授給她。

「周身刀,張張利」為維生

師傅小時候做過工廠製作膠花,十多歲便與朋友在半島酒店偷拍一些外國住客,待他們退房時把照片賣給他們,師傅說沖曬的成本很低,而且和朋友在油麻地合租了黑房自己沖曬。「那時候照片沒有彩色,只有黑白,他們看到照片都能賣百多元美金,但後來被經理驅趕,就沒有做了。」其後,師傅做過建築,最深刻則是行船的十三年。他當水手遊歷過不同國家,「走香港汕頭,走走下就東南亞,有資歷才讓你走遠洋。後來便去了行郵船,好像環遊世界。」遠赴過中東、荷蘭、英國、德國等地,吳師傳覺得去那裡都開心,都好玩。「去到北歐挪威,零下四十度,撒尿在船邊也即刻結冰變硬啊!」問到為什麼師傅不繼續行船,原來那時他剛升職不久,不過種族歧視嚴重,與外藉船長口角,被他叫做「yellow dog」,師傅當時回禮他一句「white pig」,一怒之下一拳打爆了船長的鼻。

IMG_2667

圖中深色和下方的都是膠草蜢,可保存久一點。右方則是新鮮草製的草蜢 ,置中是存放了三星期的。Angela笑說乾了的草製草蜢是僵屍,非常幽默!

告別了水手生涯,吳師傅就去了星光大道幫人拍照,「我是初初就去擺檔的,很高品質,而且收費八九十元,不像現在那麼cheap,十元二十元便有一張。」師傅說會有客人帶著放在銀包中的照片跟他相認,證明他的技術十分有水準。太多的競爭,令師傅意興闌珊地退出影相界,拾起草塊,重回手作的道路,時至今日。

IMG_2656

這隻是吳師傅在母親節想出來的,草蜢媽媽背著小草蜢,溫馨萬分。路過的小孩無不駐足圍觀。

看著師傅弄給我的草蜢,心裡有點不捨它變黃和凋謝,因為它就像這些式微的手藝,時間過去,就留不住。幸好Angela有吳師傅真傳,不至於技藝將會消失。但是,科技恰似拉近人與人之間的隔膜,其實把一些以往獨有的情懷,一點點地抹走。現今年輕的一派少了玩玩具,多了玩手機,童真泯滅。科技究竟幫了人類,還是害了人類?

You Might Also Like

No Comments

Leave a Reply

%d bloggers like this: